你的位置:首页 > 家居 > 花园生活

[花园生活]Paul Smith 童心绅士的时装奇境

 

Paul Smith 童心绅士的时装奇境

 

  他开始设计男装那年,汽车轮胎才刚刚发明。从一间只有9平方米的小店开始,到今天遍及66个国家和地区的跨国时装版图,这位英国设计师悄然改变了当代男装的冷硬线条。但他的军功章从不戴在胸前,而是和他最具标志性的设计一样,始终藏在西装衬里和衬衫袖口之下。  

Paul Smith 童心绅士的时装奇境

 

  扮吸血鬼用的假牙,眼镜蛇玩具,没拆封的丝袜,第一代Mac电脑,堆着披头士印花织毯的红蓝椅……一大堆互不搭调的东西以一张蔷薇木办公桌为中心,塞满了10多个平方米的空间。“欢迎光临我整洁的办公室!” 身穿墨绿色格纹西装的Paul Smith伸手一指,发出恶作剧般的笑声。

       这是他在上海艺仓美术馆的“HELLO,MY NAME IS PAUL SMITH”展览中最有看头的展区之一,重现了这位英国设计师在伦敦柯芬园(Covent Garden)的办公室场景。作为一间弥漫着另类趣味的藏宝阁,这里堆满了Paul Smith从世界各地收到的礼物和他稀奇古怪的旅行珍藏。它们如同Smith存放在身体之外的DNA,一丝不苟地呼应着他玩世不恭的灵魂。

      面对这样一个面部表情丰富、肢体语言过剩而又毫无精英做派的71岁英国人,你可能很难把他和拥有66个国家/地区的200多家门店、年销售额达2.45亿美元的时装品牌领头人联系起来。毕竟,他在设计界的军功章从不戴在胸前,而是藏在西装衬里和衬衫袖口之下。从1979年在伦敦柯芬园的第一家Paul Smith店铺开始,他就和当时的Giorgio Armani一起,不约而同地主导了一场男装革命。

  “我没有要和Armani先生比肩的意思,”他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不过当时,我们都试图把西装变得更轻松,让人们意识到,除了正式会面和婚丧场合,它还能以不那么严肃的方式来穿着 。”

  10月初,在艺仓美术馆外的滨江道上,Paul Smith骑着粉色自行车,一手插袋,一手搭在车把上驾轻就熟地穿梭来去,提醒我们那个原本属于他的遥远身份 :一个因意外受伤而过早结束竞技生涯的单车赛车手。当年只有17岁的Paul Smith在住院期间结交了一群艺术学院的学生,从此被创意世界吸引,点燃了此后50年设计生涯的引线。Paul Smith品牌在巴黎时装周的第一次出场颇为寒酸 :6件衬衫,2件外套,2套西装,一间局促的酒店房间就是整个showroom,第一笔客户订单直到最后一天才慢悠悠找上门。从那时起,直到今天,他的设计中始终保有他热衷的传统英式男装元素 :比如他哥哥的邮局工作衫、家乡诺丁汉郡常见的粗花呢面料,还有色彩独特的蓝色和绿色定制西装 —— 这也正是Paul Smith本人10月到访上海时的标准着装。很明显,Paul Smith并不是那种以先锋姿态受宠于Instagram的时装符号。他自己曾说,对他来讲最难的事,就是如何才能当得起“设计师”这个头衔。因为 “我只是做出了非常简单的服装,我自己愿意穿、也能穿得舒服—— 那种制作精良、质量上乘、剪裁简洁、面料独特、舒适好穿的衣服。” 他说。但是,不用急着把Paul Smith和代表了英国高级定制最高水准的伦敦萨维尔街(Savile Row)划上等号,因为他还需要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来提味。PaulSmith对自己的设计有一个精确而巧妙的定位 :“萨维尔街和憨豆先生的混合体。”所以,你会在Paul Smith出品的男装衬衣袖口里找到绣工精细的裸女图案 ;掀开剪裁得体的西装衣摆,色彩跳脱的衬里和缝线适时地舒缓了一本正经的全身线条。  

Paul Smith 童心绅士的时装奇境

 

  尽管Paul Smith的办公室像是一个疯狂收藏癖的老巢,但他在商业上的杀伐决断却毫不拖泥带水。就连品牌标志元素之一的彩色条纹,也曾一度被他断然舍弃,原因是 :它太受欢迎了,几乎无处不在,很难再成为追求个性的年轻人所向往的符号。于是,Paul Smith在三年前彻底扔掉了彩条元素,直到近期才缓慢而克制地把它放回到一小部分产品中。去年,他更是给这个诞生于1976年的品牌动了一场大手术 :精简掉一大把产品和专利,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年各两季的男装和女装线上。

更多内容请参阅《IDEAT 理想家》2017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