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音乐频道

[音乐频道]张惠妹《偏执面》:是偏执?还是麻醉?

张惠妹推出新专辑《偏执面》。

张惠妹新专辑《偏执面》封面。

>>>>[点.击.试.听] 张惠妹新专辑《偏执面》  

网易云音乐官方下载地址

(文/Sean)择日不如撞日。张惠妹这张专辑来得巧,接住金曲奖,唱片厂牌这些不是话题的仅有话题,当然这话题仅限于还在追听流行音乐的听众之间。在世界杯的热潮里面这一小撮人还在谈论的唱片,会是怎样?大约他们可能好奇的起点,是想看台湾最多人承认的演唱者,在最高自由度的创作空间里,用几乎台湾最一线的音乐资源和制作水准可以做出一张怎样的专辑。可来得巧,不等于来得好。

答案就在这里。这张专辑的情形简直和金曲奖一模一样,它是割裂的。《偏执面》有它独特的词曲配置。某些搭配无疑是新鲜的。不是说词曲作者的组合多么令人惊喜,而是某些说辞,某些修饰的确跳出了陈词滥调的框框。可惜,这样的新鲜感并没维持太久。从《狗》开始,词曲走向就逐渐变得奇怪。从雅到俗不说,还从含蓄到露骨,到真的应了“偏执面”这个名字。

与好坏参半的歌曲质素割裂的,是全碟心不在焉的编排及演唱。整张大碟的编排,或从气氛着手,加入情绪化的编曲,最后却沦为张惠妹嗓音的背景音,颇有ambient的意思;或者,搭建起诡异的舞曲,在蔡依林(微博)和谢金燕之间,摸索着自己的位置。《跳进来》可以算是整张专辑抛物线的顶端,它扭转了前半张的沉闷印象,却没能拯救后半张无厘头的快板阵营,即便歌曲写得有板有眼,也无法让听众享受其成。这些律动不足,也不吸引人的编曲,不知是否受了人声部分的拖累,因为至少单从字面和旋律来看,至少有五六只歌曲不至于沦落到如此乏味的地步。

至于张惠妹的演唱,是由来已久的迷信。这位两夺金曲奖最佳女演唱人的歌手,几乎是台湾国语音乐界最引以为豪的声音。但这样的褒奖在《我要快乐》之前可以说见仁见智,在《Star》专辑颇有争议,尚算有可取。之后便惨不忍睹。假如《阿密特》和《你在看我吗》两张专辑借助人们的回忆和想象力还可以完成歌姬戏份,《偏执面》几乎连想象都苍白了。软绵绵的人声部分,毫无弹性,毫无张力,毫无情绪。通稿内大篇幅讲述录音全在情绪变化的故事,到了录音室版本,似乎都被录音软件剪辑走了。曾几何时,张惠妹是可以驾驭快歌的。但从《永远的快乐》开始,这种能力别说正常发挥,连出现都没出现过。

庾澄庆可以自嘲他的大碟没有入围金曲奖,但张惠妹容不得一点否定。《真实》和《阿密特》之间的怨气,她全数在金曲领奖台上奉还给了否定她的人。是,这大概也是大部分电视观众的逻辑:一个有音准,能唱高音低音的人怎么就不会唱歌了呢?最后交出的这张大碟就可以告诉你,歌可以这样被唱坏。


而面对台湾的唱将标签,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制作人现在敢对张惠妹说,“你这里唱得不好。”她拥有一切掌控权,凌驾所有资深或新晋制作人,不过她对音乐的鉴赏力,也真的可以凌驾其他人吗?这也和金曲奖有些类似。艺人可以颁发自己入围的奖项,甚至可以颁发给自己。歌手无论自己有无资质,都可以担任专辑A&R的职位,甚至制作人的工作。这在整个华语音乐界都屡见不鲜,甚至是八成华语烂唱片的源头所在。任人唯贤,举事避嫌。华语音乐能做到这两点吗?《偏执面》做不到,这恐怕就是它最大的偏执所在。而更悲哀的,莫过于金曲奖恐怕还得让这张专辑入围甚至得奖,再找出一大堆颁奖的理由。是的,我们的华语流行音乐,就活在这样自我麻醉的偏执里面。

黄俊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