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电视剧场

[电视剧场]《咱们结婚吧》热播 黄海波获封“暖姜男”

黄海波获封“暖姜男”
黄海波获封“暖姜男”。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11月11日报道  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湖南卫视播出的《咱们结婚吧》中的“果然”受到观众的青睐。有网友把黄海波(微博)塑造的“果然”称为“暖姜男”:外表不出众,嚼着辣,如果遇到真正的有心人肯拿回家泡一杯热茶,贴心、温暖、安全感,就从心底慢慢地升腾起来。

2010年,一部《媳妇的美好时代》火遍全国,黄海波扮演的小丈夫“余味”俘虏了不少电视机前媳妇、丈母娘的心;红了之后,想当“表演艺术家”的黄海波不甘于吃老本干脆另起炉灶,有的尝试挺成功,比如《永不磨灭的番号》“李大本事”,有的尝试他一度嘴硬,现在才肯承认“彻底失败”,比如《新编辑部故事》……但兜兜转转,特别是近来“余味”式的男主角荧屏上多起来,例如《辣妈正传》、《抹布女也有春天》等等,观众都觉得不是味,好多评论说,如果编剧一定要设定成男主角其貌不扬、外内刚、靠一肚子“鬼心眼”搞定脾气大但貌美如花的老婆,黄海波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湖南卫视以及优酷视频联合播出的《咱们结婚吧》,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谈创作:一听结婚我就说拍了

北青报:导演说,当时你是仅仅听到这个剧名就拍板要演?

黄海波:没错,当时正在卧牛山拍“番号”,刘江导演派制片人到剧组厕所门口把我堵住,要签一个《红色年轮》的戏约,讲“文革”之后的事。我觉得这题材不太好,就跟导演说你非要拍啊,他说也在弄一个现代戏,叫《结婚吧》。我立刻说那《红色年轮》不拍了,拍这个。他说为什么呀?我说就因为这个名字,我说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件事情的重要性能够替代结婚,任何词语都不如结婚二字喜庆。

北青报:《媳妇的美好时代》参与创作者都曾提到那个戏是即兴创作的成功,很多精彩场景都靠现场碰撞而来,《咱们结婚吧》延续了这种方式吗?

黄海波:是的,在剧本规定情境下,很多都是即兴的,但每一个“即兴”都经过了精心设计。那时候剧组每天晚上会呈现这样一个局面:刘江导演穿一秋裤、一T恤衫,有点紧,露半拉肚子,然后拿根香蕉就靠在这儿;圆圆贴一脸黄瓜拿个杯子,夹上剧本、夹点纸、拿根笔,我是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穿运动裤就串词来了。串词的时候圆圆就在那儿记,我说你帮我记了吗?她说对不起我只记我自己的。谈到困难之处每回都这样特别有意思——王彤姐(刘江妻子)说你们仨要不要吃点夜宵啊,咱们弄点馄饨吧?导演说吃什么馄饨,你没看着都混沌着呢吗……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把明天的戏讨论个70分,各自回去睡觉,到了现场会生发出更好的。包括开场相亲那段从别车到交罚款到不欢而散,编剧给了一个轮廓,我们去填。

谈成长:“余味”是“塑造”出来的,“果然”就是我

北青报:《媳妇的美好时代》里余味的个性有点怕老婆,这次果然倒很有些爷们儿气,面对杨桃这样的大美女,一点也没惯着,甚至把人家损得很惨,谈恋爱之后也不是一味的怕啊、哄啊。你是故意要把这两个人物在性格上明显区分出来吗?

黄海波:刚开始的时候的确这么想,我和导演都特别担心演成余味,结果俩人全掉坑里了,幸亏醒悟得早——拍了一个星期,我就找导演聊,说可能走进了一个误区,这个误区是很多演员和导演要面对的,后来我举例子,说葛大爷演了那么多角色他依然是葛优,姜文演了那么多角色,依然也是姜文,黄海波永远不可能完完全全脱离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可能余味给大家的印象比较深,但是聪明的观众能够看到他们的不一样。

最后我们想通了。“余味”是塑造出来的,剧情上看起来他八面玲珑,搁生活里我早疯了;而这个戏就是黄海波去演黄海波,高圆圆去演高圆圆,所有流露出情感的模式全是我们自己的。反正我说实话,我觉得果然就是我,我把自己所有处理感情的方式全放在里面了。

北青报:你觉得这个戏拍完了之后,跟当年你拍《媳妇的美好时代》那种感觉是一样的吗?

黄海波:我觉得海清(微博)演的是媳妇,圆圆演的是爱人,前者是婚后家长里短的,后者是俩人从不认识到谈恋爱然后相互了解,最后走向婚姻。我称这个戏里果然和桃子的爱情叫长大了的爱情,大家都谈过恋爱,都失恋过,在失恋的过程当中委屈、难过、伤心、痛不欲生,但是为什么后来你再谈恋爱就会好一点,没准就成了?因为在谈恋爱的过程中,你吸取了原来一些失败的教训,可能不再像20多岁那样的自私、任性,更能理解和包容了,因为长大了,所以后面开始的爱情,才会稳固。

我们想跟观众讲一个1+1=2的爱情,它公平、它在心灵上是平等的。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那叫1+0=2,对不起,搁现实生活当中就叫算错了。

谈恨娶:我曾是个大师控

北青报:你提到过大学刚毕业,被高圆圆带着去跟同学相亲,结果你完全无感,跟人家说自己要专心搞表演艺术。你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个恨娶男的?

黄海波: 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我们家是部队大院,非常传统。我从小觉得自己这一生是按部就班的生活,结果我们这一拨孩子35个人都当爹当妈了,就剩我没按部就班,你要知道我这个人在生活美满这事上,是很要面子的。再加上我妈她叨叨。你能想象我爸我妈经常会因为将来黄海波是要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的问题,俩人就能吵一架吗?我心说都哪挨哪啊!

北青报:开播发布会上你说,为了跟你妈汇报,每次回家得编几个相亲对象应付,真的是这样吗?

黄海波:我是真相亲,但也没见几个,回去就自己编,让她觉得我哪天都没闲着,后来被发现了,编重了嘛。我妈说我记得你上次说过呀,我说说过吗?我爸说你说过,完了露馅了。我妈说告诉你黄海波,别老拿话添补我,招使尽了。

北青报:你现在迟迟没有找到对的那一半,是因为自己其实并不明白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黄海波:为什么一听“结婚吧”这个名字我就毫不犹豫地要演?我觉得我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把自己全部的身心搁在里头了,发了非常美好的愿望;再说得难受点,我觉得我生活当中的无可奈何、委屈、难过、完成不了的事,包括遗憾,我非常完美地通过一个作品、通过一个人物把它表达出来,我觉得太棒了、倍儿满意。我心灵上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北青报:现实把你逼成了“恨娶男”,是因为考虑到很多风险或者不确定因素吗?

黄海波:爱情只属于爱情,爱情是俩人的事,绝对是相爱的男人和女人两个人的事情谁也插不进来,但是婚姻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相爱的两个人所代表的社会全体他们那一大家子,包括她的社会关系朋友,我的家人社会关系,是相互一个融合的过程。融合得好幸福美满、融合不好即使你们俩再相爱,也会给未来带来无穷的隐患。有的事情是可以躲的,有的事情没法躲。


曾经有一段我都快成大师控了,至少见了小10个大师,没大师跟我说说这点事,我就没法活了。回家还得分析,那大师怎么能那么说呢?!大师说好话你愿意听,他说点不好的回去更难受。(经纪人插话:大师暂时充当了那个心理导师疏导一下。)我真正的困惑?我就觉得我得真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保护的时候,再与大家分享,之前我觉得聊也没劲,万一又不成了呢。

北青报:除了来自父母的压力,看来你自己也是真着急想结婚?

黄海波:急!我爸妈家那是叫我爸妈家,我自己住的房子那叫我家,我想有属于我的家庭,我再说俗点,我想给我一剂强心针,我知道黄海波未来奋斗事业是给谁干的。

杨雯婕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